呂梁新聞網首頁  > 文藝

“白衣”勝雪

◇報告文學

2020年03月29日 11:17:42 編輯:

□ 李小明

白雪半夜醒來,以為是在湖北省天門市的維也納國際酒店,定了一會神,才發現是在山西省汾陽市,是在賈家莊的裕和花園酒店。

當天——3月23日,白雪剛從天門返回,被安排休整。

她作為山西省首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在天門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時間有57天、1368小時、8208分鐘、4924800秒,她忘不了天門。

1月27日,她剛去天門時,街上幾乎少人少車,城市燈光慘淡;現在,街上有人有車,城市燈火輝煌,好像重生一般。

剛到天門時,她在天門婦幼保健院工作,那里的病人狀況讓她觸目驚心。后來,她轉戰天門中醫院陸羽分院,3月20日撤出時,確診病人全部出院。

天門的蝶變有她的辛勤付出,天門的人民與她休戚相關。

3月23日上午8點10分,她從天門維也納國際酒店出發準備返回山西時,看到歡送山西支援湖北醫療隊的人群,不由得流出了眼淚,她心里“好不想走呀”。那里有她護理過的患者,有她一起工作過的天門醫務工作者……

白雪討厭人們流淚,自己也輕易不流淚,就像她的名字“雪”一樣,有雨,但沒有降落,成了固態的雪。可是,在支援天門期間,她有三天流過淚。這是其中一天。

她在微信朋友圈寫道:“本職工作,得此厚愛,受之有愧,謝謝你們,可愛的天門人民。”并送以三個擁抱微信表情。

白雪沒有認為自己有啥讓人感動的事情。穿防護服的難受她有,別人也有;感染病毒的風險她有,別人也有;工作她做,別人也做;關心病人她做,別人也做……她做的就是該做的工作、普通的工作,唯一不同的就是從自己所在的山西省汾陽醫院換到了天門市婦幼保健院、天門市中醫院陸羽分院。

但是,和她一起支援天門的隊員們不這樣認為。太原市第三人民醫院張公式在給她的信中說:

“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青澀的面孔散發著陽光的氣息,目光中露出的是堅毅和決然。你的皮膚敏感,幾次從隔離病房出來之后,皮膚上密密麻麻的小裂口清晰可見,看著我都覺得心疼,可是你一滴眼淚都沒有,還笑著說:‘老師,我沒事’。

“有一天,你拉肚子,稍好一點 ,你就主動和護士長說:‘老師,我沒問題,可以上班。’因為你知道,少一個人,就要其他老師多干一個人的活。”

她所在的汾陽醫院介入血管科主任王全義也有類似的說法:“白雪在單位工作積極,認真,踏實。”

2018年4月的一天,連續兩個夜班結束后,白雪累得筋疲力盡,卻在凌晨1點接到護送危重病人轉上級醫院救治的通知。她沒有說一句推辭的話,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醫院,馬上檢查救護車上的儀器,跟當班人員一同將患者安全移至救護車,連接好液體、氧氣、心電監護儀,一路守護著病人,安全送到上級醫院。返回時已是凌晨5點。

無論是汾陽醫院同事,還是山西醫科大學汾陽學院的同學,大家都覺得白雪性格開朗,樂觀向上。讀大學時,她通過競選做了班團支書,獲得過系優秀班干部的稱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她的同學白金奮,現在在山西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上班,至今還能記得她總是帶著微笑的臉蛋;她雖然也有不開心,但總能積極地應對。白雪說:有的同學哭著和她傾訴,她先要制止,不哭了才和她們交心。

但是,在天門,還有一天,她又流淚了。

那天是2月1日,她和山西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與危重癥的護士長王霽雨上夜班。

夜深人靜的時候,王霽雨問她:“白雪,你來這里之前,做好心理準備了嗎?”她一聽,開口就說:“做好了啊,不就是物資緊缺和患者又多又重,我早做好了。”王霽雨很平靜地又問:“那你做好回不去的準備了嗎?”她懵了,過了一會說:“我知道這場戰斗不會短時間內結束,我做好短時間內回不去的準備了。但是老師你說的那種’回不去’我從來沒有想過。”王霽雨又說:“如果沒有想過,那就是根本沒有心理準備,何談做好了準備。你就是憑著一腔熱情報的名,來的這。到這的人必須要做好最壞的、最后的準備才可以,才可以說你做好了準備。”王霽雨告訴她,在到這之前她已經告訴了父母和老公,讓他們做好自己回不去的準備。

聽完王霽雨的話后,白雪心理徹底崩潰了,她埋怨王霽雨打破了她原有的心理防線,她想哭但憋住了。

回到酒店后,她放聲大哭。她明白了自己那一段時間老是夢見親人、同學,老是拉肚子,都是緊張的潛在表現。但是她現在能怎樣呢,她只能面對現實,做好防護,與病毒抗爭;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戰勝病毒。她默默地背誦著《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主人公保爾·柯察金的話:“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對于每個人只有一次。一個人的生命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愧!”

白雪堅信,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一夜之間,她好像成熟了許多。

白雪經常記起她出發的那一天。那天,她同樣流淚了。

1月25日、正月初一夜,因為值班,她沒有回柳林縣老家,在同為汾陽醫院醫務工作者的表哥家過年,她和表侄兒放完“滴滴金”時,發現微信中醫院征集自愿支援湖北的人員。她問同是黨員的表哥怎么辦,表哥說:“咱都是共產黨員,當然要報。”當收到醫院決定她支援湖北的通知后,她按照醫院安排,征求父親的意見,她父親沉默了一會,說:“你是黨員,要聽從指揮,走在前頭。”她的母親聞訊,當時就哭出了聲。她安慰母親:“我會小心,不會有事。”但是,她害怕母親影響她的情緒,拒絕了母親第二天早上要送她的要求,只同意父親參加歡送儀式。

當天晚上,有同事不間斷地給她打電話,為她擔心,但是,她沒有一點害怕。

第二天一早,她披上寫有“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綬帶,參加了單位為她舉辦的歡送儀式。有同事哭了,她也被帶出了眼淚。

在去太原乘機的路上,她母親在微信視頻上還在哭,引得她又流出了眼淚。

更慘的是,和她一批的另一位同事被分到另一座城市,全呂梁只有她一個人在天門,她感到好孤單好無助。

但是,抵達駐地后,她心無旁騖,一門心思投入工作。

白雪的父親說:白雪在家是個孝敬的孩子。本來她在北京302醫院實習后可以留下,但為了照顧雙親,毅然回來了。現在,白雪癱瘓的奶奶吃的米粉還是白雪給供的。

3月22日,白雪歸期將至。她沒有拒絕又哭得一塌糊涂的母親去接她的要求。次日,她的父母打著“白雪,歡迎女兒凱旋” 的橫幅,在裕和花園酒店院子隔著老遠歡迎她。母親又哭了,白雪也滲出了眼淚,但是,還沒等眼淚流出來,她就被要求快點進酒店。

白雪笑著說,她情商不高。她大學同學白金奮說,她比較“大條”。

但是,經過這次支援湖北,她有了眼淚。這眼淚是白衣天使的眼淚,不流,是因為不到時候。

“白衣”勝雪。白衣戰士白雪是那樣的純潔,那樣的純粹,那樣的高尚,那樣的有道德,那樣的脫離了低級趣味,那樣的有益于人民。

她只有24歲,是呂梁市支援湖北醫務工作者中年齡最小的。

視頻推薦更多>>

心心相印

博黄金城gcgc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 辉煌棋牌huihuangapp 北京pk10视频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幸运农场三全中 东北麻将规则 篮球大小分 网上做兼职赚钱 qq游戏大厅天津麻将下载 安徽快3软件下载 街机竞技捕鱼下载安装 天天彩选4怎么玩 东北打麻将规则 急速赛车15 街机捕鱼10000炮版 pc蛋蛋28尽享网